<关闭侧栏

| 当前位置: | 主页 > 公司动态 >

轮番降价成港口最后救命稻草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时间:2016-06-04 16:57 文字大小: 【大】 【中】 【小】 点击:
核心提示:近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获悉,尽管4月18日秦皇岛港刚刚下调过一次港杂费,但随着曹妃甸港和京投港的同步下调,秦皇岛港的竞争优势再次丧失。为了提高港口的竞争力,秦皇岛港或再次降低港杂费。不过,该计划正在商讨中,尚未形成正式文件。 从去年下半年准池
近日,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获悉,尽管4月18日秦皇岛港刚刚下调过一次港杂费,但随着曹妃甸港和京投港的同步下调,秦皇岛港的竞争优势再次丧失。为了提高港口的竞争力,秦皇岛港或再次降低港杂费。不过,该计划正在商讨中,尚未形成正式文件。
 
  从去年下半年准池铁路开通以来,沿海煤运格局就发生了深刻变化。从内蒙古,经准池—朔黄线到黄骅港的运输线路,比大准—大秦线—秦皇岛港的运输线路缩短200公里,费用上便宜20元/吨,加上黄骅港设备设施对外开放,非神华煤炭也可进入黄骅港中转下水。低廉的运费和1.84亿吨的运输能力,吸引了将近4000万吨准混和伊泰煤。传统运煤大通道大秦线受到资源分流的冲击,运量大幅下降,今年1-4月份,大秦线运量同比大幅下降20.8%。引发的后果是,大秦线配套三港(秦皇岛港、国投京唐港、国投曹妃甸港)煤炭运量随之下降。
  “港口依靠下调价格或许可以增强竞争力,但如果其他港口也同步下调,那么调价就起不到任何作用,还有可能导致恶性竞争。”秦皇岛港一位内部人士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。
 
  从前几年煤企轮番降价,到现在铁路、港口轮番降价,价格调整已经是港口可用的最后手段。宏观经济影响下的煤炭供需不旺,让竞争从煤企蔓延至铁路、港口。这其中还不乏“搅局者”,黄骅港联通了准池和朔黄铁路之后,其低廉的价格和最短的运输距离,已成为蒙煤的首选,已经有超过40%的煤炭从秦皇岛港流向黄骅港。
 
  低价争抢的背后显露出的是港口同质化竞争。货量增长赶不上运量增长,运营能力追不上建设能力,已经成为制约港口发展的最大原因。
 不光是秦皇岛港。“预计今年上半年,北方港口发运煤炭的增量空间在500万吨左右,环渤海港口通过能力已经严重过剩,尤其与大秦线配套的三大港口,吞吐量同比将大幅下降。”王云说。
 
  同一时间的4月,黄骅港完成6155.93万吨的煤炭运输,占总量的76.96%,综合港区完成吞吐量408.29万吨,同比增长31.03%,创造了开港以来单月吞吐量最高纪录。
  “去年有2.2亿吨煤炭的吞吐量,今年甚至可能达到1.5亿吨。”说起煤炭的吞吐,秦皇岛港的工作人员有些伤感。“原来是运不出去,现在是没资源,码头空泊屡见不鲜。”上述内部人士表示。
 
  5月末的秦皇岛港堆场略显空旷,尽管传送带轰隆隆作响,但空着的垛位和尚未堆满的垛位随处可见。
 
  “以前日平均来车8000辆左右,现在只有4600辆,减少了将近一半。往年堆场库存六七百万吨是正常的,现在也只有470万吨。”上述内部人士介绍称。
 
  受下游需求萎靡、煤炭供给不足影响,港口、铁路通过能力均出现严重过剩,环渤海各港对优质煤炭资源的竞争更加激烈。而“搅局者”的出现,则让竞争变得白热化。
 
 
  “多出的200公里导致大秦线配套三港优势全无,多200公里就相当于每吨多了十几元的成本。”煤炭分析师王云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说。
 
  从停靠着船的泊位来看,区别更加明显。5月26日,秦皇岛港,4艘船正在装卸煤炭,而同一天的黄骅港,水面上密密麻麻停了40艘下锚船。
 
 
上一篇:中药饮片行业整顿有待加强
下一篇:没有了